泪桥
0 1分钟 9月

伍佰&China Blue2003全新创作普通话大碟『泪桥』

对于伍佰的一切认知,是始于十多年前的一次体现台湾地下音乐之创作生命力的「完全走调」系列音乐活动。而衍生出来的同名合辑中,伍佰以本名吴俊霖所发表的「小人国」,便在迹近Talking Heads式New Wave音乐风格中唱出对中国人骨子里阿Q精神的批判,让人眼睛为之一亮。

时至今日,以独立唱作人身份起家的伍佰今天已是达家喻户晓的乐坛巨星,成为台湾唱片市场上的一则传奇。在流行层面上,他的「浪人情歌」、「牵挂」、「爱情的尽头」、「爱情限时批」、「被动」等作品在KTV的点唱率至今居高不下,足见深入民心的程度;同时获誉为“King Of Live”的他与China Blue将现场演唱的魅力,从Pub演出推向由北到南横扫全台的十万人演唱会,更凸显其「平民巨星」的号召力。但为乐迷与乐评所津津乐道的是,罗致商业成功之余,伍佰更能带来「树枝孤鸟」这样一张兼融传统台语歌曲香味与摩登摇滚曲式的颠峰台语创作专辑,为他音乐生涯第一个十年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维持两年一张专辑的创作速度,伍佰于2003年底发表了这张跨越第一个十年后的首张大碟「泪桥」;前张专辑「梦的河流」相对伍佰的第一张专辑「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的出版,刚好标志着第一个十年的阶段;而「泪桥」所勾勒的音乐图象,并没有石破天惊的破格概念,却仿佛汇整了第一个十年的音乐纪录并集大成,让乐迷透过最直接了当的摇滚手法,感受伍佰音乐最具魅力与张力的层面。于是点缀着流丽钢琴琴音的「泪桥」、纠结着深层Moody情绪不停暗涌的「海浪」、有如「夏夜晚风」般散发夜晚浪漫情怀的「晚风」等慢板作品,缓缓地奏出触动心灵的音乐力量;而直线加速的「顽石的飞行」以及祭出Nu-Metal式重轰炸攻势的「没有头」,祭出的便是让人震慑与血脉贲张的摇滚霸气。最令人惊艳的不是「生命之歌」在静谧出尘的淡雅氛围中传达出丝丝宗教气息,而是蛰伏着电气化肌理的「敌人」与「街角的蔷薇」竟隐约浮现Disco-Punk体系斧凿过的痕迹。

(自由时报/SMARTO达人杂志/MCB音乐殖民地双周刊乐评林哲仪)

“人生的遗憾是不会因为后来有了幸福就被遗忘”

那天听完伍佰的新专辑后就有了这样的一句话,对于一向只有烂音响和随身听的我,与其说听音乐有听到什么特别精通之处;倒不如说是一直在伍佰的音乐里找人生的答案:孤独,爱和勇气.CD上附着悲伤的泪水和过剩的热情,掉眼泪的时后也许旁边总没有人,但耳中的吉他solo不断响起,虽不能选择人生的脚本,但总可以自己挑选配乐.陪着走…

(乌鸦少女文/graphic designer/ 1992年开始至今的歌迷)

当写东西的人意识到自己即将交付出让人赞赏的作品

他大概会开始变得兴奋或是焦虑

兴奋或焦虑也许能造就畅销

但伍佰这张「泪桥」不一样

它很耐听

不是因为兴奋或焦虑无所图

成就了「泪桥」的迷人。

(Vincent文/长期的工作伙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