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4年

首页 论坛 伍佰贴吧 [伍佰专辑]浪人情歌 回复至:[伍佰专辑]浪人情歌

#140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1994《浪人情歌》专辑介绍

伍佰的人摇滚的深蓝的他的身上留着摇滚血液,

他说:「我是一片很深的蓝色,

但当你走进、拨开就会看见鲜红的血喷出来!」

伍佰的歌颠覆的革命的他喜欢颠覆别人和自己,

他说:「我要用很有气质的台湾普通话来唱美丽、浪漫的情歌。」

伍佰的话诚实的自信的他不愿再唱高调,

他说:「商业也没什么不好,要改革市场,首先必须走入市场。」

「摇滚就是生命!」伍佰自信满满的说。他平时待人有些拘谨,但一谈起他的音乐,可就眉飞色舞,完全是另一种面貌。

身上流着摇滚血液的伍佰,自第一张唱片「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开始引起注意,怎奈叫好不叫座,他被定位在另类歌手,一般人不想尝试着去了解他的歌。到了「少年口也,安啦」一出,许多人用「惊艳」来形容他的台语歌,认为他和林强这一挂人即将创造所谓的「台语新文化」。没想到,时隔两年半,伍佰出了一张「浪人情歌」,不但是「情歌」,而且用普通话唱。

这样的决定令人感到不解,原本那个绑着马尾、很摇滚、唱台语歌的伍佰跑到哪里去了?「我喜欢颠覆-颠覆别人和自己」伍佰说,「在我的台语歌已经受到肯定后,出台语歌也许会比较名正言顺,也较容易卖,但唱普通话歌对我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有人说,伍佰变了,变得很「商业」,伍佰则认为他的「摇滚精神」始终不变。「商业也没什么不好,要改革市场,首先必须走入市场,然后再联合许多同志一起努力颠覆它,使小众能大众化,也给目前的大众一些刺激。」所以伍佰改变了造型、硬着头皮上电视,他说:「若十二个来宾中有十个用不同的方式回答消遣他们的主持人,而不是配合着点头称是,那我们的电视节目就会有改变。」他不愿再唱高调,而想往人越多的地方站去,用他们的语言,唱出他们心中的话。伍佰要用「台湾腔调的普通话」来写歌,用「很有气质的台湾普通话」来唱美丽、浪漫的情歌。他说:「一个人就像四面的立方体,你一次最多能看到三面。」所以他要不停的转动,以呈现出多元的风貌,下一次,也许他又出台语唱片了。伍佰希望不停地出下去,因为如果市场上有十张他的作品,大家就无法忽视这种音乐的存在。

「一首歌会被重视其实和时代有很大的关系。」伍佰很诚实的说,「我从来没有要创造台语新文化的使命感,只是台语歌在此刻会特别受到重视。」前两年他在「息壤」现场演唱,造成台湾文化圈一股风潮,画画的、写书的、摄影的都去听歌,骚人墨客齐聚一堂,那时的伍佰还是初生之犊,比现在要颓废、放纵得多,但他不希望被「泛文化性」的谈论,他认为应该是「生活久了就变成文化」,而不事先「创造」了一种文化,再接着去生活。所以他只是很用心的生活,并将心中感受记录下来。

「摇滚是一种革命。」伍佰深信,而革命亦又是一种对现实体制不满所做的推翻,所以「摇滚」可以在各个领域进行,所以侯孝贤是摇滚的,许信良是摇滚的,乡下那些穿「控叭拉裤」的混混也是摇滚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前进、不停的推翻自己,所以伍佰第一次在「犁原」唱歌,选的是「素兰要出嫁」,当经理说「请你们不要唱台语歌」时,他选择了不唱。

嘉义中学念了三年,因为不愿留级而自动退学,那年,他第一次在餐厅中听到乐团现场演唱,是「DEEP PURPLE」的作品,从高高帅帅的电吉他手弹出的锯子般的声音,让他为之震慑,也走上了音乐的不归路。一直到现在,别人写歌是用钢琴或木吉他,他则是用电吉他,所以他的歌总是和大家有点「不太一样」。重考一年,进步了一分。他跪着拜别母亲北上讨生活,其间当过地下舞厅小弟、推销员、摆地摊、乐器行等等,生活得相当辛苦。刚开始每次打电话回家总忍不住在电话中哭起来,最后一句话是问母亲:「可不可以再寄一点钱给我!」他曾和五个朋友一起在公馆附近租了一间矮房子,其中有廿多个地方会漏水,每逢下雨,浴室地面就爬满了蚯蚓,有一次洗澡洗到一半,一面墙突然倒了下去。还有一次,一觉醒来,发现一只青蛙正在床头望着他。更有一年的中秋节,他坐在屋内就可以看到星星月亮、树影扶疏,因为屋顶被台风给掀了。

第一张专辑卖得并不理想,第二张正在筹备时,录音间又遭因为「台湾风云」采访时架灯不慎,烧毁了所有的器材和作品,好在唱片圈的迷信「欲水则发、愈烧愈旺」果真灵验,目前伍佰固定在每周五晚上在「The Gate」演唱,因为他是「打拼」过来的,所以会发现「打拼」过的观众特别容易感动,反应相当热烈,欲罢不能,他自己都感觉到台下已经疯狂到「快要暴动的程度」。刚在陈升演唱会担任特别来宾,「摇滚的生命是在舞台上的,需要观众一起参与。」伍佰计划今年自己也要开演唱会。他和陈升是私底下非常要好的「哥儿们」,两人在音乐上互相有相当大的影响。「如果李宗盛的歌是工笔画,那陈升就是泼墨画,其中有瑕疵、有坑洞,但却在其中看到生命的浪漫和放纵。」而伍佰的爆发力也是忧郁的,若要用一种颜色形容他,「我是一片很深的蓝色,但当你走进、拨开就会看见鲜红的血喷出来!」

1995/1/8中国时报 作者 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