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4年

首页 论坛 伍佰贴吧 [伍佰专辑]《伍佰&China Blue电影歌曲》&《顺流逆流原声带》 回复至:[伍佰专辑]《伍佰&China Blue电影歌曲》&《顺流逆流原声带》

#307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1999-2000伍佰&China Blue电影歌曲典藏&顺流逆流电影原声带新闻数据

1992年,「少年口也,安啦!」电影推出

在同时,我们也第一次认识了伍佰惊人的创作。

从「少年口也,安啦!」谈起

在侯孝贤监制、徐小明执导的这部视频中,一群由南部北上,迷失在光怪陆离都会生活中的年轻人,为了义气、为了爱情、为了刺激、为了快感,彼此互相依靠也互相冲突。如果这是台湾第一部描写流氓社会的写实视频,那伍佰为这部电影所写的歌,堪称是来自台湾底层最具穿透力的声音。

「少年口也,安啦!」这一首歌的出现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在当时还很难出现完全以吉他为主的歌;而伍佰在「少年口也,安啦!」、「点烟」、「无声的所在」接连三首的新台语之声,真实又绝望的表达出沉沦在台湾底层社会中的日子,一字一句的唱出生活的苦闷与生存的压力,把台语歌带到另一种新风味──「敢是我的命一支草,安怎打拚拢无比人较拗」(「少年口也,安啦!」歌词);「谁人知影将来是欲行去佗位,我甘单知影男子汉赌的是一口气」(「点烟」歌词),伍佰独特的唱腔和缓缓飙出吉他旋律,在当时就像烈酒一样刺激着所有人的大脑和神经。从这里开始,伍佰的人和声音,就像一颗炸弹投入了台湾的流行音乐市场,继而塑造了台湾乐坛的新生命。这些都是在他个人首张专辑『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推出之前的事。

『只要为你活一天』

紧接着在’93年推出的『只要为你活一天』,同样是描写欲望与荒谬的都会异世界,在这部电影中,不但出现了几个来自音乐界的重要演员,这张电影概念合辑更延续了「少年口也,安啦!」电影原声带的创作概念;在这部电影音乐概念专辑中,伍佰再度令人惊讶。

「只要为你活一天」不是一首在聆听的过程可以喘息的歌,每一个声音都用力的敲打着心脏,满腔的激动和热情在一瞬间爆发出来,这首歌透过伍佰的诠释,把那种压抑不安与充满骚动的情绪表露无遗。一向给人悲情通俗印象的台语歌曲,竟然也能够这样激情,这样充满着生气。唯有从小在这片土地上生长对这片土地着真实感情的人,才能谱出这样的旋律。在「台北孤儿」这首歌里,伍佰将离乡背井的游子心情描述的淋漓尽致,「不知要去佗位,头前的灯火是闪闪烁」…「我是台北的孤儿,无位通停歇,无路通好去,只有静静在这参自己赌气,那一天才有自己的地和天…」另外,伍佰与陈升合唱的「爱你一万年」也是出自于这张专辑,这首歌经过伍佰的重新编曲,以摇滚方式呈现的老歌,让很多人对原唱风格就此打住,也成为日后伍佰演唱会必定安可曲。很多歌经过伍佰的诠释之后,总有一股令人说不出来的“人”的气味,感同身受。这也是众多电影纷纷向伍佰邀歌的主要原因。电影所描述的不外乎人与生活,而伍佰总是能精确的抓住电影的精髓意念,在短短的一首歌中,浓缩所有的历程记忆。

首度跃升银幕

’94、’95年间,伍佰以直接的现场狂热打动了冷漠的都会人心,为为家喻户晓的KING OF LIVE。但是,电影与伍佰之间的联系仍旧没有间断,在那几年推出的几部国片如「热带鱼」、「我的神經病」、「情义之西西里岛」等,也都引用了伍佰的歌曲,包括,「继续堕落」、「楼仔厝」以及「世界第一等」。

而后,伍佰更首度跃升大银幕,参与电影「征婚启事」及「美丽新世界」的演出。在「征」一剧中不但大秀吉他技巧,其中与刘若英的一段对白“户四伏”,让许多人念念不忘。而这一值得纪念的首度曝光,也弥足珍贵的收级在这张电影音乐典藏里面。

在「美丽新世界」中伍佰饰演一个在上海的流浪汉,在地下道抱着吉他唱歌,遇见受挫想要回故乡的男主角姜武,两个人发生一场激烈的对话;姜武从伍佰的斥责中重新燃起奋斗的力量…。伍佰也为该电影写了一首同名歌曲「美丽新世界」,这也是伍佰创作以来少数充满光明正面的一首曲子。

圣石传说风云再起

因着同样对传统布袋戏的特殊情感,伍佰接下了台湾电影史上首部的布袋戏电影「圣石传说」的配乐工作。

这部电影在各方面所耗费的人力技术,不但在台湾影史上是头一遭,在一向不太重视的电影配乐创作上所动用的人才编制,更是绝无仅有──摇滚的伍佰首度与古典的上海交响乐团合作,竟意外的如此和谐;气势磅礡的交响乐声中,充满豪情逸致的侠客文采;随着古代侠客在虚拟的空间里驰骋,却又能感受到血与肉的事实。不得不佩服伍佰用词遣字的创作功力,咀嚼数遍之余又令人回味再三。

BONUS特别收录「冲冲冲」

此外,伍佰为拍摄黑松沙士广告所写的广告曲「冲冲冲」,自广告上档以来也一直是歌迷询问的发烧歌曲,特别收录在这张专辑中。

顺流逆流电影原声带

进入公元二千年,伍佰与电影的关联从歌曲的创作、业余的演出,变成一个演员思考着力──首度挑大梁担纲电影「顺流逆流」男主角的演出。对伍佰来说,饰演杀手一直是个梦想,而导演徐克,则是让这个梦想成真的人。

导演徐克在今年(2000)的威尼斯影展接受访问时就曾表示,伍佰身上有「反叛与浪漫同时兼具的特质」非常吸引他,徐克就是相中伍佰的这点特质。原本希望伍佰除了参与电影演出外,更希望伍佰为这部电影制作配乐,可是伍佰当时因为忙于「真世界」世界巡回演唱会而未能答应;后来在电影的工作期间,徐克希望伍佰以电影里头的「角色」身份为电影写歌,于是出现了「我的名字」、「杀手骊歌」这两首歌。

饰演杀手的伍佰,在剧中连一个真正的名字都没有,但在「我的名字」歌曲之中,却把这个杀手的捉摸不定的神秘特质用音乐表现出杀手潜伏的情感。「杀手骊歌」的幽暗迷离曲风,把身为杀手的乖戾命运做了贴切的临摹;间奏中一段连串的西班牙口白,像是水面上引爆的狂热赤焰,十足的戏剧性张力。

另外在电影原声带中,还收录了许多精采的对白与配乐,以下便是这一张电影原声带的部分内容介绍:

歌曲:我的名字词曲:伍佰

一对夫妻却连对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杀手生涯里蕴含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在电影的最终,Josephine(卢巧音饰)缓缓问道“你本来叫什么名字?”这段剧情也给了伍佰创作「我的名字」的灵感。

歌曲:杀手骊歌(Adios Cucaracha)词曲:伍佰

“Adios Cucaracha”是句西班牙文。Adios是再见,Cucaracha是蟑螂,也是电影中这群南美洲的杀手对彼此的称呼。

对白:“好型喔!”

为了这句“Waiter好型喔!”伍佰从电影开拍前便一直反复练习,到最后配音还是在导演的严格把关下吃足了苦头。这句花了近半年苦心练成的广东话,特别收录在原声带中。

配乐:“Cockraoch City Drive”

以音乐和电影中许多精彩的对白交织而成;从开始低迷、抑郁的黑色氛围,在加入音效、口白后风格是急转直下的另一种世界。

对白:“再来一杯”

伍佰所饰演的杀手在电影中第一次出现,是在玩具店中寻找演奏生日快乐歌的八音盒。在开拍前半个小时,导演突发奇想,要伍佰写一首没有人听过的生日快乐歌,;于是,伍佰当场写了这首新的生日快乐歌。电影拍到一半,导演又告诉伍佰,之前虚拟的生日快乐歌在电影中其实是另外一首歌,要伍佰想另一个版本的歌词出来。半个小时之后,阿杰(伍佰饰)、阿政(谢霆锋饰)、Josephine(卢巧音饰)便快快乐乐在车中唱着这首“再来一杯”。这两首完全不同的歌曲,在电影中一虚一实,充满着趣味。

因着电影情节的特殊与非现实性,这些电影歌曲所呈现的与伍佰发行的个人专辑有明显的不同。但是,不管在音乐里、不管在电影里,伍佰带给我们一份人性共同的描绘。他从生活里找寻出一种底层的、纯粹的生命力量爆发出来。这也是伍佰之所以能在每一部电影里面,跟电影共同创造一个生命,并透过歌曲本身传递给你对电影一个永恒不灭的回忆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