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4年

首页 论坛 伍佰贴吧 [伍佰专辑]泪桥 回复至:[伍佰专辑]泪桥

#317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伍佰&China Blue2003全新创作普通话大碟『泪桥』

伍佰谈专辑『泪桥』的创作过程

从思考的写歌到自然的写歌—

开始写歌时,确实有想过找一些力量出来;后来发现光以力量是不够的,必须有附着点。至于附着点是什么,必须要等写完才知道,所以就凭直觉写了这些歌。

因为是凭直觉,就没有刻意想到要从哪里切入。

以前的歌比较属于思考过后的,这次只是单纯想写一些有感情、更到肉的东西。因为感情是抓不到的,所以生活化一些的素材会比较能抓住;以前特别要去找些什么东西,这次就不特意去找些什么。

这部分要推到我演连续剧的时候(与小S合演的一出电视单元连续剧);那时他们就叫我演得伍佰一点,我就很纳闷:我就是伍佰,为什么还要我去演伍佰?我就在这里而别人却不知道…这件事让我想了一下。我想他们还是有一些的stereotype,但是我不是化石,会随着年龄经历而一次次累积改变。所以当我写歌的时候,我要去找谁?那就找自己。我就是伍佰,我只要把自己写出来就可以了,把我生活中关切的在乎的东西写出来就好了;我并不需要像以前找一个攻击力、一种姿态,我不要盲目的去创造;只是单纯唱,也就是你们现在听到的「泪桥」。

唱片中伸出一双朋友的手—

我一开始先录了「压力」(此曲后未收入此专辑)和「活下去」这两首歌,然后中断去拍戏。回来再听时,觉得不对!我没有被满足到,就先停顿了一下,再重新思考。

就像一幅画、一幅摄影(指构图中焦点的深浅),你不可能要每个东西都放到前面都是重点,它也需要一些后面的东西、情感的血肉支撑起来。所以这次我反而是先写后面的、感情的因素;做完之后,才发现这张唱片会有「一双手要伸出来跟你握手」的强烈存在感,好像是你身边的一个人,去唱出他的世界、他所接触的人的感情啦…为主题。

这次的音乐,不特意给东西,唱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好听的,应该说是邀请吧!而不是给的。有一个朋友说我这次的音乐是”吸入式”,而非”放射式”。

缺陷其实就是魅力—

这种改变心境上最大的不同,就是真正承认自己。并不是说之前不承认,以前比较会想要创造自己,现在则是承认自己,承认自己一切的优点缺点、承认自己有时就是会走音、承认自己吉他弹得没那么好……我不要刻意去把它唱得很好,让追求准确成为唱片的中心。

至于去美国做混音(mix down),是为让歌曲是温暖的这件事情更表现出来,不必强调什么,只是把特质突显出来,是比较大方的。现在听到以前的歌,会想为什么要唱的这么用力?混音完成后的泪桥,发现这是张开朗的专辑,把所有的美好、不美好都呈现(承认之后的舒坦),我觉得很好。

我会是伍佰,表示一定有我的魅力。我现在发现一个人的缺陷,其实就是他的魅力;这张唱片其实是发现自己的缺陷就是魅力,承认这些为先,发现唱片中有一双手要伸出来要向你握手则是额外的收获。我做完自己听发现最大的不同是,这个唱歌的人会关心别人超过注意自己,歌曲里头有种关心别人的感觉。专辑取名叫泪桥,指的就是「每一个人和人之间都有一座桥;而这座桥,是用眼泪做成的」这个概念。

关于专辑『泪桥』的制作

只有大家都弃之不用的24轨盘带录音机,才能有的温暖音色

「泪桥」专辑的制作想要追求温暖的、人性的音色。于是伍佰放弃了目前大家普遍使用的电脑录音软件pro tools,搬出大家都已弃之不用的24轨盘带录音机—-相对于pro tools的方便(存盘容易,体积小),盘带录音机在录完十首歌后,相对产出的是五卷母带(每一卷就重达十几公斤的盘带),这样的模拟录音是非常费工的;但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只能做此选择。据说,在这几年的机器汰旧换新中,台湾录音室很可能只剩下月光录音室的盘带录音机还能使用。

与美国明星级录音大师Bill Schnee的再度重相逢

从2003年初开始,伍佰一直忙于一些活动,包括代言三个广告、演电视连续剧等,因此「泪桥」的录制分为三阶段陆续进行,横跨了六个月,而有不少歌曲就是伍佰在往返或等待在拍戏现场时,一个人在车上写出来的,最后产出了十四首新歌;但因为专辑的长度有限,也只能割爱两首,在十月录音结束后,选择赴美做混音。

「泪桥」专辑的混音师Bill Schnee就是七年前负责伍佰「爱情的尽头」的混音师,(大师级的他除了做Whitney Huston等众多西洋巨星外,同时也是小田和正二十年的录音师兼好友),在近十年大部分都转为数位的Home Studio录音室情况下、模拟录音的制作越来越少,他不但是现在少数可以处理模拟录音的世界级录音大师,同时Bill也以处理温暖的音色见长,而”温暖”就是「泪桥」首重的考察。于是伍佰和录音师Kenny(樊乃纲,伍佰长期合作的录音师),就抱着五大叠的母带飞到加州。

在录音室,Bill Schnee对伍佰的相认方式相当戏剧化。制作无数国际性专辑的Bill先生,对于七年前来制作的伍佰的记忆已有点模糊,但当新专辑的音乐放出来后,Bill立刻恍然大悟的说:”啊!我认得你的声音,angry young man!你现在唱歌已经很有进步!“Bill随即问起为何七年都没再来找他。

伍佰笑说:因为你弄的很好,所以我们就想自己做做看。结果,试了七年,发现不可能。

伍佰在录音室和Bill工作七天,听着一首首歌mix down出来,泰半结果都有预期外的惊喜,每天都好像在等待开奖一样;Bill Schnee给了歌曲不一样的视觉!!同行的录音师Kenny表示:「如果在台湾,没有人会这样mix,歌曲的处理很3D,很耐听!」。

完成专辑mix down后,伍佰在录音室的墙上签名;并且对Bill写下”you are in my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