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年代
0 1分钟 9月

《纯真年代》专辑风评

2006全新普通话创作大碟『纯真年代』

◎不断循环的希望与绝望之间,找寻一个纯真的年代~~

挥军乐坛十五年的纯厚功力,摇滚皇帝伍佰在2006年,推出恐怕是他有史以来最纯净动听、却也最咬人心灵的专辑:『纯真年代』。

一向在音乐里创新自己、却又摧毁自己的反骨伍佰,这次会带着大家进入哪种新的世界?伍佰会选择持续呐喊,还是走向更趋实验的电子世界?这样的预测,显然无法让这位台湾的摇滚变色龙满足。在这张全新创作的『纯真年代』国语专辑里,伍佰以透明无形的心灵之刃代替了过去有形的吉他之锋,不急不徐地,把每个人都有过的「纯真而美好」却逐渐遗忘的心灵记忆再度唤醒。

简单的说,这是一张在一切越趋混乱的时代里,凭借纯真的音乐让人找到走下去的勇气、力量与希望的专辑。

听『纯真年代』专辑时最大的感觉是曲式的多变、音乐空间多层次带来的想像面;旋律虽然仍有过去伍佰的风格却加了新的面貌,更加令人玩味的是:伍佰歌词力度的转向与歌声中多了一份的温暖与舒坦。

这样的改变,使得过去习惯伍佰把张力外放的人不禁要停下来竖耳细听(『树枝孤鸟』的飞天呐喊、『白鸽』&『梦的河流』内收却很坚定的态度),接着就会发现这张专辑歌声似乎是伍佰音乐移动的另一个开始,只是此时他不再采取飞跃的姿态,而把力度开始往地心深处曼延渗透。

第一个好奇是:找寻所谓的「纯真年代」指的究竟是过去的美好?还是存在于未来的进行式中?

第二个好奇是:每个人的一生中,真的都会出现「纯真」的年代吗?

◎质朴的时尚,透明的华丽—-『纯真年代』专辑音乐介绍

「我的心理状况决定怎么写再决定怎么唱最后决定了歌曲的形成~」

过去,习惯以整体概念为歌曲创作主体的伍佰,改以生活中随兴所至的自由方式进行歌曲的创作。对于『纯真年代』将会以哪种风格或音乐新语汇成型,伍佰并未先设定。

「我不喜欢有计划性的歌曲,不有趣。」写歌时,伍佰只想着歌曲大概的气氛,其余的就以无设限的轻松方式,把空间留给与China Blue的长年默契。唯一确定的是在多色彩的时代里,伍佰希望交出一张没有压力的专辑,如此而已。

「写这些歌曲的时候,不是在想要怒吼呐喊的心情…因为心境不一样,所以即便是有几首快歌,也不是用呐喊的方式表现出来的~」这也正是你会发现专辑中伍佰的歌声比起过去不太一样的原因,多了一份温暖与自在的空间感。

『纯真年代』专辑的每一首歌曲的感情都有很明确的态度,也有伍佰很质朴的一面。质朴?在这个众声喧哗包装过头的市场里,伍佰特异独行坚持音乐单纯且「真」的本质。没有刻意的花俏,却有一个新的节奏感和声音在流动,有华丽、也有质朴的感觉;伍佰形容这是张充满「质朴的时尚感」的专辑。当质朴走到纯粹顶端,就产生了一种通透的无形的华丽质感,这恐怕也是不照表操课的意外惊喜吧。

「主要的原因是我写的歌词。不需要旁边有太多的配器和编曲,这样反而比较酷。」

◎关于词:罕见的3D移动转景式写法,伍佰词意的新舞动。

写歌词向来是伍佰很享受的一件事。从「抛弃」开始他把歌词诗化、「爱情的尽头」他把复杂的语法交织写在实的风景与虚的心灵、「断肠诗」与「往事欲如何」两首意象与图象皆充满古典诗韵的台语歌词。或许大多数人会被伍佰live演出时汗水淋漓的热力吸引,却忘了伍佰迄今仍然吸引群众的原因,或许反倒是他歌词中微妙写出每个人心中似有若无的那片荒原。

身兼台湾的摇滚皇帝与摇滚诗人的他,在新专辑里除了延续凌厉与浪漫的个人风格之外,还交出了几首让人玩味沉浸的作品—

「墙上画雨点朵朵风中沙卿卿我我」(海市蜃楼);

「慢慢走过来移动的树都转到我的背面将我遗忘那无声的夏天要回忆起我必须再一遍」(彩虹);

「天空的雾气已开始在累积心中的顾虑也慢慢消失去我来的时候受过风的折磨你说你要走你已经消瘦」(冰雨);

这些较诸过去更加灵活跳跃的词意,显示这位摇滚诗人又转向另一个写作新境去了。特别是「彩虹」这首歌,一句“移动的树都转到我的背面”将文字难以表达的空间瞬间移动感,3D式地巧妙表现出来,令人称奇。这样的转变令人好奇。

平日大量阅读的伍佰不讳言新专辑的写作与当时所阅读的书目有关。某天好友林青霞送了伍佰一本关于苏菲教派先知所写的书,书里把他们的神称作是「爱人」,把人与神的关系比喻成爱情。这个教派最为一般人所知的就是「苏菲旋转」,这是一种祈祷时必须不停地旋转着的修行方法,在不断旋转的过程中,回到自己内在的中心,也回到爱里。

「当人在旋转的时候会忘我,讲出来的话会是片段、不连续的,内容则是天马行空的,好像路边的树会突然讲起话来,驴子会说话。一转眼,驴子又变成了猫~~」这些或多或少跑进了这次的作品,让词意的空间超现实般跳跃。

◎所谓纯真,不在年龄,而在对抗复杂的勇气与赤子之心~~

「也许是因为我在写这些歌曲的时候天天都在下雨,所以(新专辑)有很多“水气”的感觉。」专辑的同名歌曲「纯真年代」里头有一句歌词:「我要我要我要跳进水里面」正是专辑尝试向下潜行游去的最好注释。

或许对许多人来说,世界是白天与黑夜的两半,但是伍佰却有不同看法。「事实上,世界也可以是水面上跟水底下的两半。一半在水底,所有的事情都变朦胧了,所有的节奏感都不对了…你必须自己去拼凑出想要的东西把它加在一起,这种拼凑的过程,就会把自己的喜好、渴望加进去~~」

伍佰相信,如果大家看世界不要那么清楚,多一些水气与朦胧,再加上自己的想像。那么,看到的事物本身,其实就是自己的心情反射。「所以,开心的人看事情就是开心的,这也决定了这次我唱歌是比较温暖的。」,「这倒无关乎成长或成熟,是一种发现。其实这是种享受~~」

「我觉得“真”有时候会是我的一个缺点。天真也好、真实也好,会让我在许多地方显露出格格不入的感觉…」,「但是有时我却觉得那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事情……当我不想去掩盖什么的时候,歌曲就会变成那个样子,这跟那些无病呻吟的情歌是很不同的。」纯真年代指的究竟是不可追的过去?还是不确定会否降临的未来?显然伍佰已经换个方式辗转回答了。

◎伍佰谈专辑歌曲

<我只要…>

伍佰:「这首歌是我很早就想写的一个概念:“很多人在追求,但是你要的是什么?”我想很多人都有同样的心情,只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

「我没有要给你high。这首歌就是一个句号。录音时一次就录好了,Dino打完之后还大笑~~因为他觉得自己打得太好了!因为录进去剪不掉,就收进去了。」

<纯真年代>

伍佰:「“纯真年代”的solo,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弹些什么;专辑里很多吉他的部份,我完全没有照我学吉他时候的音阶、想法,我完全忘记,只是乱弹。说来很奇妙,因为我不再把吉他当吉它,所以生出了很多不和谐的音阶~~半音、半音…有一个学音乐的表妹,她的老师说我的音乐里面其实就是有现代乐派的感觉。」

「现代派的一个基本观念就是:每个音都是一样的重要,12个音阶的全音半音,

而流行音乐则是全音比较重要。」「我不把吉他当吉他,不把格子当格子,所以才会有「纯真年代」的吉他出现~~」

<两个寂寞>

伍佰:「“两个寂寞”是一种很high的歌,有一种披头四的感觉。大猫的organ蛮好听的,尾奏我设计得还蛮帅的~~」

伍佰:「这首歌本来是要加上loop的,搞了一天,连一点点都弄不出来,大家都昏头转向的。后来就放弃了那个想法,然后发展出现在这个很好的版本。」

<海市蜃楼>

伍佰:「“海市蜃楼”的主旋律,高高低低的,完全不是流行歌曲的样子;都是半音和半音之间的角落爬起来的,会让我很high!这些是我逃脱原来东西杠杠的方法,一种很愉快很high的方法。」

<冰雨>

伍佰:「“冰雨”是一个意外产生的歌。写这首歌的时候是在春天…春天的山边很有趣,会一直有雾,所以歌曲里面会有很多水气的感觉。」

<彩虹>

伍佰:「“彩虹”的歌词写“移动的树都转到我的后面”,树怎么会移动呢?写出来自己都会很high。」

「在美国做mixing的时候,我没跟Bill Schnee(混音师)说这首歌前面有三个主歌、这首歌在干嘛、连歌名他都不知道;他就自己觉得这首歌应该有三个不同的场景、主角在那边唱歌…他就自己幻想…」

「所以你听这三个段落是三种不同的效果器,vocal的环境不一样…我真的觉得他在这首歌里弄了一个魔术!我很喜欢这样子,没有限制,一种形而上的沟通。」

<不过是爱上你>

伍佰:「“不过是爱上你”这首歌的角度很特别。我觉得大家都把爱看得太写实了!字面上的意思未必是那个意思唱起来很爽」

<你是我的花朵>

伍佰:「这是一首被退稿的歌,我把它重新弄成自己风格方式去唱…因为差别有点大,本来没有想收录进来,后来发现有这样的空间」,「基本上本来是想把它弄得很台,所以找的音色啦、Dino的鼓、我的木吉他都是用unplug的方式。前奏加进来之后,就还蛮台的;不过我唱进去之后,又比较不台了这是我的台客文艺复兴的一个重要代表作。因为我不认为台客就一定要很洒狗血,可以很优雅的唱出这种旋律跟趣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