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枝孤鸟
0 1分钟 8月

1998《树枝孤鸟》新闻数据

所有人都知道伍佰台语摇滚的厉害

我们听到「素兰小姐要出嫁」就high了,在LIVE HOUSE中群起敲打酒瓶,听到「思念亲像一条河」时就掉入深深的蓝色里,不论是「点烟」的颓废或「爱情限时批」的甜美可爱,谁能听到这些音乐而不激动?

但,伍佰从来没有出版过整张完整的台语创作专辑。

在〈浪人情歌〉之前,很多人一面倒的希望伍佰作台语专辑;「对于一个还想再做点什么事的人来说,他通常会不自主的抛弃他最好、最拿手的部分,再向前进。」──当时,伍佰非常坚持做国语专辑的想法。

只有伍佰才能超越伍佰

事实证明,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从〈浪人情歌〉、〈枉费青春〉、〈爱情的尽头〉到〈摇滚浪漫〉,这四张专辑的总销量已经超过200万张,伍佰在台湾流行音乐界的份量,早已不需赘述。然而伍佰不愿重复任何一件已作过的事;他让每一件事情都不一样;不断去突破,去寻找哪里不够,哪里不对;都再创新,绝不停留。

就像这张台语专辑,整个制作过程就是一种破坏自我,颠覆模式与创新的过程,其中碰到很多困难,例如在几首慢歌配唱时,伍佰因为无法达到自己所设定的光复初期的老式唱腔,同一首歌反复录音,就狠狠琢磨了好一阵子。而在自己新设立的录音室中,伍佰&China Blue投入比之前更多的心力,每首歌曲的乐器弹奏或是配唱,都是一录再录,发现更多种音乐的可能性,同时也遇到更多的困难,制作期的录音,混音期,长达四个多月,这是前所未有的。

最深的台湾感情,超越台湾现实的音乐

然而再问及伍佰的感受时,他很肯定的说:

「做这张专辑太享受了,因为我发现我可以做的事还有好多,可以用那种不同的唱腔,或写像〈断肠诗〉这样的歌词,太有趣了!」由此,我们完全目睹一个人对于超越自己的欲望是如此强烈。因此这张专辑中,有最深的台湾感情,对家乡人事物的回忆与到大都会后所刻划出的线条,人的本质与韵味是非常醇厚,但,在编曲、录音、制作或词曲创作上,有完全超越台湾现实所有音乐的表现。

当工作人员第一次听完DEMO后,非常震撼,都傻住了。面对的是一种非常未来的声音,是整个华语音乐中第一个BAND SOUND与电子音乐连接,而且让两者融合的如此美丽悦耳。

滚石集团总经理段钟潭的脚注是:「没有言语可以形容,也难有视觉可以包装!」

这是一种恒心的音乐经验,让你看见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伍佰的首张台语专辑「树枝孤鸟」,终于出现。

神奇的音乐配方

伍佰提出这样一个想法,非关政治;台湾有一大段的时间是处于日据时代,如果说台湾光复初期,国民党没有进来,音乐一直从那时延伸至今会是怎样的状态?

因为这样的想像,产生一些非常典雅的歌曲,如〈断肠诗〉、〈少女的心〉、〈飞在风中的小雨〉、〈徘徊夜都市〉;伍佰用非常不同于自己原本的阳刚气味,使用着有如光复初期的古老式转音与精确的唱腔。

词的写作非常创新,是现代的逻辑但用词是文质彬彬的,如「断肠诗」中〝蝉声哀啼响上天,蝴蝶折翅落大水。。。青春青春度时机孤船有岸等何时。。。〞,在看这些台语歌词时,有如读一首小诗。「万丈深坑」则意境十足,〝麦给我挡到,乎我来跳落去万丈深坑。。。飞落之间,会冻来享受到空白的梦。。。到今嘛还未落地,出口已经看不见〞,这样的歌词是经过提炼后的语言,用具象的事物形容抽象的状态,非常跳跃的思考,完全点出现代年轻人的心理状态。

在这张专辑中,有两个主要的元素,其一是许多歌曲是纯朴实在的台湾感情,伍佰一直在做的是生活化的音乐,不论是故乡的回忆或都市的生活,像「空袭警报」是伍佰从父亲那听来的真实故事,在摇滚乐中,说着日据时代,美军在台湾轰炸日本兵的故事,状似轻松,但心情是酸酸的,心疼长辈受到的苦难,但上一代人对这些折磨是逆来顺受,他们没有太多的抱怨,也许在那样的年代,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而「漂浪」这首歌则描绘出现代人生活中常见的情况,每个人心中都有烦心的事,与朋友相偕饮酒来茫,郁卒的事就先放一旁,但是在歌曲的最后,还是要说〝漂浪梦漂浪我那不

通太虚华〞,就是都市生活的写照。

「一张有很多表情的台语专辑」

另外,则是在音乐的处理手法上是国际前卫,并且非常多元。伍佰说「这次我不想写情歌了!」于是南辕北辙,稀奇古怪的各主元素,通通被伍佰丢到他的炼丹炉中,最后产生这十二首表情丰富,个性鲜明的歌曲。

「少女的心」是整张专辑的序曲,一手编曲奇特的TRIP-HOP慢歌,「断肠诗」是FOLK,「漂浪」一开场就是HIP- HOP的节奏,「返去故乡」与「万丈深坑」属于新种摇滚,「徘徊夜都市」有JAZZ味,「煞到你」是很LOCAL的舞曲,「怨磋叹」有台湾民间戏曲的感觉,「空袭警报」与「树枝孤鸟」是摇滚乐加入电子音乐,Trance的音色让音乐张力非常强,「树枝孤鸟」就像专辑中的一把刀子,精准而利落的切中每一个听者的感官,KEYBOARD的音色备伍佰称为〝像一瓶水洒出来的声音〞,炫丽的电子音色披复兴奋有力的摇滚节奏,一冷一热,两种回异的矛盾元素结合,有不可思议的震撼魅力,让人忍不住的甩头摇摆。

整张专辑的养份是来自伍佰的血肉,是离开了故乡的温暖却也同时释放了自己,是大都会的狂放与冷硬交错,因为伍佰内在的思考,有发自内心的关怀,与对周遭事物的敏锐观察,因此在这张专辑中,处处听到一份来自人性的善良与温暖。

音乐创作过程─录音质量的追求

再前几张专辑伍佰的音乐一直是以创作著名,在录音方面,他总觉得还有空间进步。从〈爱情的尽头〉这张专辑开始,伍佰投入大量的心力在录音部分,在今年年初特别赴香港买了24轨的MIXER与模拟录音座,之后又陆续添购效果器,PRE-AMP,麦克风等器材,总共花了约100万元,用最省钱的方式把原来天母的练团室改装为录音室,成为这次专辑的酝酿母体。

这样的录音模式能忠实的把BAND SOUND重现。因为除了创作作品本身的感情,在录音的过程中,各种乐器都有自己的情绪语言,不只是找一个音色来使用,就像单收一个钢琴的声音,就有一万种的可能,只有在自己的录音室才能尽兴,没有时间的压力,慢慢琢磨,不需顾虑在公共的录音室中,有时间与环境的变动,情绪来了就录,感觉不对就休息,所有团员可以一起紧密的合作,大家就像盖房子一样,这边一块砖,那边铺地基,整个录音的经过就是一种过程,音乐是立体有生气的;你不再只听到歌词在唱,旋律在流动,还可以听到贝斯在生气,鼓在火上加油,吉他在兴奋或KEYBOARD在谈恋爱,这就是一种BAND SOUND的表现。这就是为何国外各著名乐团都拥有自己的录音室的原因,唯有与音乐一起生活,才能制作出有个性,具姿色的唱片。

在圣诞节的晚上,伍佰带着在美国MASTERING完成的专辑回来,第二天公司所有工作人员都期待地聚集在音响前听这全新的音乐,尽管大家都兴奋翻了,伍佰还是不满这次的成果;对他而言,还是有很多想法没有达成,下次永远有进步的空间。

1998年,台湾的音乐在更新的世界边缘展开…

对一个作音乐的人来说,突破自我其实也是一种身心煎熬的过程,必须不断破坏自己原有的本质及熟悉的状态,以便挖掘更深的感情。「树枝孤鸟」这张专辑带我们走向1998年,在这个十倍速时代中,伍佰融合本土与国际视野的现代音乐,使台湾的音乐将自更新的世界边缘展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