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4年

首页 论坛 伍佰贴吧 [伍佰专辑]伍佰的LIVE-枉费青春

标签: 

正在查看 4 个帖子:1-4 (共 4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44 回复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伍佰的LIVE-枉费青春

    发行日期:1995.07

    作品编号:MS-001

    CD1

    01、无声的所在Place Of Silence

    02、秋风夜雨Autumn Wind,Midnight Rain

    03、墓仔埔也敢去Go To The Graveyard

    04、KISS ME(星星知我心)

    05、爱情限时批Express Love Letter

    06、点烟Lighting A Cigarette

    07、飞Flying

    08、小姐免惊Don’t Be Afraid Miss

    09、恨世生I Hate You,Lovely Ones

    10、枉费青春Wasting Youth

    11、继续堕落This Continuous Sinking

    12、爱你一万年Love You Ten Thousand Years

    13、浪人情歌(*CD BOUNS)Wanderer’s Love Song

    #284 回复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1995《枉费青春》专辑回响

    又摇又滚的报导伍佰走自己的路唱自己的歌做自己的主人

    一头披肩的长发、张狂的面容,一点点反叛与愤怒-这是伍佰〈吴俊霖〉首张专辑,「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的封面造型。那时候的伍佰,宣称要以吉他为武器。唱片公司形容他是「台湾音乐界的重大发现」,当伍佰用激昂的情绪唱出:「我要你把我的不满通通说出来!」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他那股直接、原始的爆发力震慑;那时候的伍佰,曾经想要当「台湾蓝调摇滚第一人」。

    在这张专辑推出之前,伍佰其实已在「完全走调」、「办桌」、「少年耶,安啦」等合辑中展露才华,他所发表的作品如:「小人国」、「楼仔厝」、「点烟」、「少年耶,安啦」和「无声的所在」等歌曲,不论在曲风创意或词意表达上都具备强烈的个人神采,浓重蓝调节奏所引发的音乐张力,忠实而赤裸的呈现创作者的底层情感,伍佰的音乐作品的确展现了令人激赏的丰沛原创力,为台湾略嫌单调的流行歌曲增添更多样化的光彩。

    虽然首张专辑以及之前的创作均获得好评,但是唱片销售量却没有和评价成正比,伍佰的音乐在当时还是只能在小众之间流传而莫名地纳入「地下」、「另类」的范畴。直到九四年年底「浪人情歌」和去年的「LIVE」专辑在唱片界一片不景气生中创下五十万张的销售量,伍佰才正式跨越小众,开始被大家接受和喜爱。

    如果说「伍佰风潮」或「伍佰现象」的名词可以成立的话,它所代表的应该就是伍佰和CHINA BLUE乐团所创作出的风格化的歌曲与活力四射的舞台表演,已经逐渐在改变台湾唱片的生态与消费者聆听音乐的习惯,伍佰的走红,除了让一般听众更了解乐团的表演形式与魅力之外,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创作艺人、团体别出机杼的多元才情可能才是引导九○年代流行音乐一步步向前走的最大动力与资产。

    细究伍佰的音乐,最吸引人的部分是伍佰开展了以往台湾流行歌曲中少见的旺盛青春生命力,这股直接毫不掩饰的生命力尤其在他与CHINA BLUE的现场演唱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伍佰(吉他&主唱)、朱剑辉(贝斯)、余大豪(键盘)、DINO(鼓)的四人搭配,没有繁复华丽的音乐形式、没有晦涩艰深的歌词,他们固定在PUB中的演出,就只是真实的点燃音乐之火,伴随着群众的热情与之一同蔓烧,听众与歌手间的隔膜也迅速地被摧毁。伍佰-年轻、虎虎生风的青春生命狂飚,是真正贯穿他所有的作品中最令人喝采的部分。

    「伍佰会在台上把一些人的灵魂抓过去,我真的活生生看到这个现象在发生。他的所有作品都不是因为学问、因为大师的影响而产生,而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力在燃烧的关系,在舞台上的每一秒钟他都想尽办法燃烧,每次表演都极用力地把所有力量放射出来,从来没有一次不是这样。」魔岩唱片总经理张培仁坦承每次听伍佰唱歌都会被「弄到」,它所认识的伍佰,是一个「极力压迫自己去找寻生命里可以创造的想像力、看到的未来,而把它创作出来」的人。张培仁在分析伍佰成功的原因时说:「伍佰的『枉费青春–LIVE』专辑会卖到三十五万张,其实是因为人的需求在改变,而不是伍佰商业化了。人的需求已经从过去只是听音乐的角度,转变成人的身体需要一直被解放,而且我认

    为八○年代的音乐消费者是『书生型』的消费者,解严前听音乐是一个人在家里安静的拿着录音机听,到了九○年代,生活已经完全解放了,你的身体可动了,思想可以动了,信息可以随处取得,人不应该只是在家里听音乐,而会有一种运动员式的热情产生,运动员式的消费者到处都可以跑、到处都可以动,他要参与、要投入、要跟着一起唱、要HIGH,而且他要和群众在一起。」张培仁认为,在这个时候人的需要出现,是伍佰刚好满足了人的需要,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因为唱片公司实在没有作很大的广告行销的规划和处理,没有花很多钱去促使人们来听一个东西。

    「摇滚乐、另类、或者是任何新的东西一定要在人需要的时候才会成立。」张培仁进一步说:「现今的台北已经是全世界文化混合的都会,没有所谓『台北本土』的事情,可是来自中南部的本土力量仍然存在,九○年代中期以后,所有解严后的一代已经成长,成为市场的主力消费者,他们所追求的是一个纯粹创造性的时代,它是来自街头的、年轻人的自发性的力量,我们可以是九五年以前都是老人在制约的时代,都是老式文化、传统在制约的时代,都是相信过去而不相信未来的时代,我认为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因为信息的足够、人的自由足够,年轻人有无数的选择,当他们要开始创造的时候,这个时代就被改变,这个时代来自于年轻人的创造力量。伍佰同样来自这个力量,他的音乐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他『跨界』,他成功的跨越了南部乡村和台北的城市、西方和台湾的本土、现代和过去的文化,这就是他在『枉费青春』成功被证明的原因,因为伍佰跨越了文化鸿沟而产生扩散的力量,其次是伍佰来自于街头(STREET),来自这一代年轻人的创造力,他什么都不相信,过去所有的道理他都不相信,他只相信他自己看到的世界,而且他要去创造。」

    「你们四个,带种!」

    「友善的狗」负责人沈光远,对伍佰和CHINA BLUE一起为音乐的努力表示佩服与肯定,并且认为这是「伍佰现象」最有价值的地方。

    曾经主导发行许多乐团合辑、持续推动乐团发展的「友善的狗」负责人沈光远,同样对伍佰的音乐风靡群众的现象抱持正面肯定的态度,他觉得伍佰的成功是一个很好的「BAND SOUND」的典范、虽然他们的宣传是一种「焦土政策」,演唱会、LIVE HOUSE、校园一站一站去演唱,有时候听众只有几百人,看起来并没比上「龙兄虎弟」或「超级星期天」的效果来得大,但是一个的艺人或团体更能够真正把音乐在节目中表现出来其实是非常困难和辛苦的,所以即使现场演唱只有一百个人在听,但这一百个人可能全部都会被音乐打动,而成为忠实的听众。「回顾过去这一、二年,伍佰一直马不停蹄的在各地演唱,去年唱片的高销售量,不过就是他过去播的种都开花结果了,这是一种累积和口碑的效果。」沈光远说。

    谈到个人对伍佰的印象,沈光远也表示:「我佩服伍佰和CHINA BLUE团员大家在一起为音乐努力的态度,这是『伍佰现象』最有价值的地方,而且价值连城,因为如果没有CHINA BLUE,伍佰顶多也不过是个会弹蓝调吉他的歌手,可是今天伍佰会成功,最难能可贵的事他们能从以前到现在,都很团结的在一起玩音乐,我会竖起大拇指对他们说:你们四个,带种!」

    回到创作者本身,伍佰是个具有独特个性的人,「我不要成为你们想要我成为的那样的人!」伍佰一语道出心中的想法,所以一切加诸在他身上的标签都是多余的。因为唱片的畅销,有人开始质疑伍佰向主流靠拢、为商业妥协,但是伍佰却对这种说法大力反驳:「卖唱片本来就必须要商业,它本身就是一种商业行为,但是我根本忘记这个事情,我只是在作创作,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不要妥协,我们从来没有说要不流行,我们只是要简单的做好听的音乐而已。」

    同样是玩乐团出身,他对现在的本土摇滚乐团也颇多建言:「我觉得他们不应该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要去表演啊!要去唱给更多人听啊!要唱给人家听得懂啊!不是戴着面具,唱着一些自己懂得东西,然后觉得全世界都没人了解你,这是错的。他们应该要把听众当作简单的台湾人,喜欢张学友不是他们的错,而是写歌的人厉害,他能够写出这一群人的心声。台湾的音乐本来就没有类型,我的音乐也没有类型,我可以作舞曲、可以作摇滚、什么都可以作,只要那是我自己就好了,一首歌如果能让农夫和工程师都喜欢,它就成功了,因为人脱掉外衣、工作、社会地位之后都是一样的,你的感情只有一种,就是原始。」

    「摇滚是一条长征的路途!」

    同好赵一豪认为,伍佰新专辑「爱情的尽头」有更强烈的个人风格且不流俗,是因为他长年追索的结果。

    自出道以来,伍佰一直被归类为「摇滚艺人」,但不冀望被任何褊狭名词定型的伍佰当然排斥这样的分类法,他只把摇滚当作一种精神,一种破坏再创造的过程。「我一直在找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是让人家可以听得懂我要说的话,这并不代表我的话就变逊、变保守了,潜在的意义是更大的,以前我认为自己很伟大,所以讲出来的事情都很狭隘,现在我觉得自己很渺小,所以讲出来的事情是伟大的,因为我和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我讲的事情是他们心里想的事情。」伍佰自豪的说。

    关于蓝调,伍佰认为那是组成他音乐的元素之一,是微不足道的,他喜欢蓝调摇滚的原因是那些音乐都「俗又有力」,以前的伍佰,确曾想要作「台湾蓝调摇滚第一人」,现在他却放弃了这个不成熟的想法,因为台湾根本没有蓝调音乐,伍佰现在想作的音乐,是更广泛的、不受类型拘束的、更贴近民众的声音。

    「摇滚是一条长征的路途!」玩团多年,和伍佰在水晶唱片时期常一起巡回演唱的赵一豪这样说。「摇滚乐是一种有力气和力量的音乐,伍佰的作品中真的有这个部分。」赵一豪回忆以往和伍佰的工作经验时谈到当时的印象:「我那时候一直觉得伍佰这个人有点害羞、话不多,后来才理解他内在的情绪都是藉由音乐释放出来。」

    在所有人都认为伍佰应该继续乘胜追击出版台语专辑时,伍佰却兀自坚持着他的创作理想,希望能真正开发一种「新的」普通话歌曲。新专辑「爱情的尽头」有着更鲜明而强烈的个人风格,伍佰并未如我们担心的做出一张流俗的作品,反而更落拓的铺陈出只属于创作者标记的音乐,这种风格的确立与成型,当然是他长年追索而来的成果,伍佰放下所有西方音乐类型的牵绊,诚实地做出他真正想要的–一种「活生生的音乐」。

    1996/7/20中国时报/作者叶云甫

    #286 回复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伍佰的LIVE专辑内容

    ‧收录伍佰的最新台语歌曲

    ‧台语老歌新编新唱、够味、有劲

    ‧收录伍佰过去经典台语创作单曲

    ‧五月十九日伍佰演唱会现场实况录音

    1.无声的所在(词:陈世杰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少年口也,安啦!」电影插曲。

    沉深忧郁的蓝调阳刚、沙哑的唱腔,唱凶男人的深层无奈。

    原为侯孝贤与林强合唱曲,这是伍佰演唱版第一次收录在个人专辑中。

    2.秋风雨夜(词:周添旺曲:杨三郎编曲:China Blue)

    ‧台语经典歌谣以摇滚式重新改编,是伍佰长期在PUB演唱会最受欢迎的招牌歌曲

    这是一首节奏感强烈,电吉他SOLO与ending表现精彩,像悲伤的快拍镜头,增加原曲的张力符合新社会直接,明白的感情揭露方式。

    3.墓仔埔也敢去(词:郭大诚编曲:China Blue)

    ‧台语老歌,早期由叶启田演唱会曾轰动一时。

    这首歌在伍佰的LIVE里,再度唱成PUB热门曲,使老歌重新复活展现台语歌曲在时代变迁中的强韧生命力,幽默化处理,是国台语情歌鲜见的。

    4. KISS ME(星星知我心/词: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台语老歌,中板抒情摇滚歌曲。

    深情俚俗的口白是这首歌最大的特色,歌曲营造出趣味效果,在伍佰的LIVE表演里,常使观众尖叫不已。表面上听似是煽情却不油滑,反而有一种自然流露的纯朴浪漫气息。

    5.爱情限时批(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与万芳对唱的最新台语创作新歌。

    温存的情意,诗一般的歌词,是伍佰创作中的新尝试。万芳唱腔甜美,使伍佰也一改粗犷的嗓音,特别温柔,同时展现伍佰多样化的创作,非常动人的一首歌。

    6.点烟(词:王武雄/吴俊霖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曾收录在「少年仔,安啦!」电影原声带中。

    蓝调乐风,电吉他SOLO感情浓厚唱腔真实感人,词意呈现一种人在孤寂中的虚空状态。是伍佰LIVE中常被点唱的招牌歌,同时每唱到这首歌,现场群众经常会纷纷点烟高举随音乐节奏摇摆,蔚为奇观。

    7.飞(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原曲为「只要为你活一天」电影原声带中的「风在吹」。

    收录在此专辑中为伍佰重新改编、填词的新歌。前奏键盘铺陈出飞翔的气氛,副歌有带动观众的效果。伍佰的歌词常给人一种孤独感及对自由的渴盼。

    8.小姐免惊(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台语创作歌曲,是伍佰LIVE中长期的冠军点唱曲。

    这首歌原是伍佰写给廖峻的歌,伍佰与China Blue重新编曲后,小喇叭的独奏与伴奏使音乐更完整,突显节奏蓝调的风格。歌词非常有趣,每在现场营造出一片开心兴奋的气氛与群众尖叫声,一如嘉年华会,此张专辑更收录群众狂喜的合唱声音。

    9.恨世生(词/曲:黄敏编曲:China Blue)

    ‧台语老歌,布袋戏插曲。

    诱人闻歌起舞的歌曲,鼓的律动明朗又有强烈的感情,音乐节奏则充满忍不住的激情,伍佰在LIVE表演时,总形成一片舞海的疯狂画面。

    10.枉费青春(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伍佰最新台语创作歌曲。

    哭调式的前导口白,曲风诡异后段转为FUNK唱腔爆发力惊人,但见好就收,是小品,给人印象深刻。

    11.继续堕落(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曾收录在前一张专辑「浪人情歌」中。

    伍佰的LIVE演出表现了自然的临场感,由于观众对歌曲熟悉度高,常能便台上台下唱成一片,并随之热情舞蹈,是一首让人抛掉压力,袒露真我的歌。

    12.爱你一万年(词:杜莉曲:大野克夫编曲:China Blue)

    ‧曾收录在「只要为你活一天」电影原声带,原由伍佰和陈升合唱的歌曲。

    这次伍佰的独唱版,少一点颓废,多一些坚决感,这首歌更在伍佰的LIVE里成为热门点唱招牌歌曲,在这张现场收音的专辑中真实收录了伍佰与现场群众的大合唱,极为真掣感人。

    CD BONUS浪人情歌(词/曲:吴俊霖编曲:China Blue)

    ‧这歌原收录在伍佰个人第二张专辑「浪人情歌」,在伍佰1995/5/19 LIVE演唱里,因应热情群众频频鼓噪安可出场,反成LIVE压轴歌曲,在这张专辑的CD当中特别收录伍佰与上千群众动情合唱的声音,真实热烈的声音一如实况转播。

    伍佰的LIVE特级风暴全省PUB巡回演唱会

    「伍佰的LIVE」:

    ‧特级风暴-全省PUB巡回演唱会。

    配合新专辑「伍佰的LIVE」发行,在金典啤酒的赞助及MTV音乐电视台的协办下,自7月7日起伍佰与China Blue将接连举办十场的全省巡回演唱,地点是各地的PUB重镇。预料伍佰这次的巡回演出,势必又将引起暑期的LIVE风潮;借着各地形形色色的PUB,伍佰将带来不同样貌的有机演出,以餉全省那些平日无法亲临目睹的歌友。

    #287 回复
    Avatar photo伍佰大陆网
    管理员

    1995《枉费青春》新闻数据

    听得见的汗水听得见的亢奋

    听得见的心跳我听见每一个人的心跳在纵声放肆的感情中深呼吸

    在台北『星期五听伍佰』已.成.狂.热

    「星期五听伍佰」已经成为摇滚迷每周不可或缺的「礼拜」,早先或许是一票「摇滚拥护族」的嗜好;接着艺术界、传播界人士和知识份子也一一卷入「伍佰热」的浪潮里。这股浪潮不知何时开始如海般不断冲激、涌动,在不知名的无数角落,许多人都在问:

    「听说伍佰的LIVE非常精彩?」

    「伍佰的LIVE要到哪里看?」

    「伍佰的LIVE专辑,什么时候发行?」

    真是「爱在伍佰漫延时。」

    LIVE,台湾新世纪浪潮

    ‧从口耳相传「听LIVE」到全省LIVE HOUSE盛开的惊人现象

    在英、美和欧洲,小酒馆的现场演唱和乐队表演是流行音乐的摇滚,在这里巨星诞生,新乐风蠢蠢欲动:比如,The Beatles、The Doors、The Rolling Stones、Led Zeppelin、Jimi Hendrix等等。而大陆摇滚的催生是PARTY,PARTY大都是在小酒馆里办的,崔健、何勇、「唐朝」、「黑豹」等等也在这里茁壮。唯有台湾LIVE HOUSE的音乐和乐队一直没有受到重视,电视和广告操控流行音乐发展的主流。

    九十年代,都市PUB林立,现场演唱开始萌芽,但一般被界定在非主流实力派歌手糊口的手段,或者「音乐吵得要死」的寄生窝,大众媒体一般不屑一顾,但是伍佰和China Blue让LIVE MUSIC走出小胡同在酒馆里唱响名号而且旗帜鲜明,这两年「伍佰的LIVE」甚至从小众的口耳相传,蔚为一股新兴的流行风潮,大批人潮在固定时间涌入LIVE HOUSE为了亲眼目睹LIVE MUSIC的魅力,竟带动整个台北PUB的纷纷改装为有LIVE HOUSE表演的场地,许多罕作LIVE表演的艺人也频频展开LIVE表演或LIVE歌友会,无形中ARTISTS IN LIVE竟成为一种流行现象。

    这股热潮从北至南,而LIVE HOUSE的增加数字更为惊人,台中这两年开了至少15家,高雄今年则一口气开了五家大型的LIVE HOUSE,台北的LIVE HOUSE从双城街到东区的LIVE HOUSE比比皆是。

    LIVE,无可怀疑的,已蔚为台湾世纪末的大众浪潮。从现场催眠、电视现场直播、call-in、电脑大革命的虚拟实境、飚车族到LIVE HOUSE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在在证明人们去参与,对真实,对生命力爆发的渴迫。而「始作俑者」-「伍佰的LIVE」,不仅是在KTV势力趋疲后,成为新兴的群众活动,更是众人心目中的「KING OF LIVE」,正满足了这个时代的氛围。

    新时代浪潮的「新浪漫」──伍佰的音乐

    伍佰-吴俊霖,是从小众乐迷中长大的,第一张专辑<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获得乐评与摇滚乐迷的一致肯定,接着演唱会并作<少年口也,安啦!>、<只要为你活一天>部份电影插曲,以及和陈升合作<可爱的马>、<爱你一万年>。伍佰俨然是乐坛一股不容小覤的新兴创作力量。国语专辑<浪人情歌>更扩大、加深他的乐迷群,更使伍佰在PUB现场演出时,拥有不虞枯竭的「歌库」。

    但熟知伍佰音乐魅力的人,无不竖指大赞:伍佰真正的魅力是LIVE的演出。只要他一上台,电吉他一弹发,音乐与舞台肢体的光芒即强力四射,引爆群众的尖叫、呼吼,令人迸出压抑的激情,甚至随着音乐节奏热情舞动,那种极其舒畅的纵情放肆的美好感觉,使「听伍佰的LIVE」成为所有乐迷每周无法逃避的,快乐的事。从<息壤>到<LIVE A-GO-GO>伍佰和China Blue像一队开拓LIVE音乐新大陆的先锋,所到之处都繁华;「地下」跳舞的,「地上」的人们都欢悦而迷恋。台上的伍佰看来煽情却又够「酷」,他的唱腔、吉他和肢体摆动,仿佛贯注着饱满的感情流向你我倾泄;但台下的伍佰,温和,沉稳,安静,犹若等待能量的积存,要在台上才能展现无畏、不伪的生命力量,构成一个新时代,新男人的「新浪漫形式」,获得歌迷真正的拥戴与爱。

    伍佰级的音乐地震

    许多人都在期待的一张LIVE专辑「伍佰级的音乐地震」,你无法无动于衷。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九日晚上十点在台北的「LIVE A-GO-GO」的「伍佰LIVE的录音演出实况」充分展现了伍佰LIVE的狂热魅力和群众的激动回响。没有强力的广告、全凭口耳相传,仅能容纳五百人的小PUB涌进了上千人潮,门外挤不进的人潮只好彼此安慰:「下次请提早!」。现场,我们看见所有的人充满忍不住的激动、大声唱和、忘情放肆,身体的节奏与音乐几乎融为一体。而<伍佰的LIVE专辑>自然「轰动乐林,惊动万教」,成为众人关切、渴盼的事。

    伍佰的音乐和舞台魅力是相连相生的,他的歌很自然挑起人舞动的欲望,激发人大声呼叫的感官本能,而这是音乐直接触及神经与心灵底层的能量。过去伍佰的音乐给人许多的印象是「蓝调摇滚」,事实上从他逐年的作品检视,「蓝调摇滚」已经不是一种形容他音乐的表象名词,而是真正融入伍佰音乐创作血液里的创作元素,以西方的技术为骨干,本土的情感为血肉,这才是伍佰的音乐。而大多数可以听出主唱兼主奏吉他的伍佰,歌曲中吉他表演是一大主轴,电吉他的独奏经常一扬起便带起群众的亢奋嘶吼,最著名的是在<素兰要出嫁>中,以酒杯或支撑麦克风的铁杆,做为和弦走位的道具,秀味十足,堪称吉他LIVE表演一绝。

    在伍佰台湾老歌的改编新唱部份,使旋律和节奏的律动更明显而有劲,唱腔的处理强化呐喊的感染力,震撼人心,更是伍佰音乐的魅力所在,<爱你一万年>是明显的例子。这类歌曲也可以是「复古主义」的创作;台湾歌谣的「再现运动」中,有一派是独尊民谣,再唱都是「丢丢铜仔」、「思想起」、「一只鸟仔哮啾啾」等;另一派则是拥护台籍音乐家的创作歌谣,「望春风」、「雨夜花」、「望你早归」等被唱得熟烂。台湾歌谣受民族情绪和纯粹性的局限后,难能展出大的气魄。而伍佰的「新台湾歌」没有文化的包袱,也无意识形态的框限,诚恳地呈现台语歌谣在现代时空下的新面貌。以音乐诉求为主,以人性和生命力为歌曲的灵魂,演歌中常使用的独白或旁白,在伍佰的运用下趣味十足,一挥台湾歌谣的悲情调,为台湾歌的整理、重新走出新路,得到更广大的群众的喜爱和认同。

    新的音乐时代正开始…

    ‧国际媒体的推崇和魔岩唱片的信心

    「伍佰的LIVE」同时获得国际媒体的瞩目和重视,纷纷派员来台采访。去年国际通讯社「路透社」的采访,使伍佰和China Blue的名声登上全球新闻通讯网;再是澳大利亚国家电台专程来台访问伍佰,并特别在介绍亚洲音乐「ASIA PASIFIC」节目播出,由ICRT记者PUPERT HYES采访,使伍佰成为澳大利亚电台第一位受访的台湾艺人;接着是全球最著名的流行音乐杂志社,<告示牌>(BILLBOARD),也特地派记者GLENN SMITH采访伍佰。而在日本,根据「亚洲一级棒」电视节目取样东京、京都、涩谷、新宿、六本木等地区的销售数字的统计-伍佰的<浪人情歌>竟在未曾在日本做任何宣

    传的状况下蝉联亚洲音乐销售排行榜冠军数周以上。

    显见伍佰已经是一名国际媒体看重且备受推崇的艺人。

    魔岩唱片自成立后,即以开拓发展「新时代、新的音乐、新的音乐人」为职志,致力发展具有原创力的音乐、具有真实情感的音乐作品。从三年前推出「中国火」系列的唐朝乐队、黑豹、窦唯、张楚、何勇、艾敬,在国际间屡受瞩目,我们更深信在不久的下一个世纪,将是另一个崭新的时代,而音乐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新的音乐时代正要开始。「伍佰的LIVE」是今年魔岩与真言社合并后,推出的第一张专辑。伍佰的LIVE正是台湾本土流行音乐难能可贵的新势力,草根又多元,风格独具又有强烈的共通性,音乐魅力足以征服不同的族群,反应新时代的社会需要。伍佰具有成为二十一世纪,「巨声」的潜质。

    「Some people play guitar,but he plays guitars with love.」

    ‧伍佰和China Blue小传

    本名吴俊霖的伍佰,生于嘉义县蒜头村。音乐的启蒙地是他高中的军乐社,当时对管乐十分着迷,没想到从此对音乐沉溺到不可自拔的地步,甚至丢掉课本,大玩电吉他和组band。上台北为了温饱干过小弟、业务、拉保险、摆地摊等等。那时经常一天身上只有五十块吃一餐,后来到乐器行上班,拜崔可铨为师学蓝调,仍然穷得苦哈哈,为买一把八千块的电吉他,掏光身上仅有的六千块钱,再向人借了两千才买到。这股对吉他的满腔热情,却让伍佰搞丢了乐器行的工作,因为乐器行上班时间是禁止弹吉他的。这个时期的历练,也使伍佰对小人物和弱势团体有敏锐的描绘和关怀,还因此写了一首歌叫:「小人国」。

    现为China Blue的贝斯手兼团长的小朱-朱剑辉说,第一次见到伍佰,是在台大的一次「地球日」的义演里,后来有机会再见到伍佰,是因为伍佰到「外交合唱团」的场子代班时,小朱是贝斯,第一次一起做歌,小朱立刻被伍佰狂飚的电吉他神技「骇住了」,那么有力,那么有人性,看见伍佰在舞台上的狂放,他忍不住激动起来。一直想组band的小朱心想:就是他了。之后急着打电话找伍佰,接电话的人说却说:「伍佰去练歌了。」小朱想完了,人家有乐队了。怎料几天后,伍佰打电话来说:「小朱,我们组个band吧!」原来伍佰从那次代班和小朱一玩就上瘾了,心底头一直恋恋不忘那种在音乐里互动的力量。

    鼓手Dino Zavolta是意大利籍的美国人,有一年随一支heavy metal band到台北演出,爱上台湾就留下来了。他和小朱是在PUB演唱时相互欣赏的好朋友,要组乐队当然有他的份,而促使他和伍佰的彼此欣赏,是第一次他看到伍佰弹吉他,便被震撼住,他说:「Some people play guitar,but he plays guitars with love.」因为音乐不只是感官的刺激,最重要的是音乐中要有爱,那是所有音乐之所以动人的泉源。

    伍佰也非常喜欢Dino打鼓的自然流畅和爆发力,他说:「Dino打鼓很有力量,是我喜欢的那一种。」于是三人一拍即合。和小朱是旧识的键盘手大猫-余大豪,在退役后加入乐队,China Blue于焉诞生。至于China Blue的由来,据Dino说,有天他们在想乐队名字时,他念了一个英文字-Jungle,但伍佰他们重覆念数遍之后,成了「中国」,又因为伍佰锺爱蓝调,于是乐队的名字就顺理成章叫「中国蓝」。但Dino说,China的意思并不单指中国,另一个意思是指陶瓷,「蓝陶」也很美,虽不像乐队的名字,拿来隐喻音乐在他们心中的美感倒是非常恰当。

正在查看 4 个帖子:1-4 (共 4 个帖子)
回复至:[伍佰专辑]伍佰的LIVE-枉费青春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