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的LIVE-枉费青春
0 1分钟 8月

1995《枉费青春》新闻数据

听得见的汗水听得见的亢奋

听得见的心跳我听见每一个人的心跳在纵声放肆的感情中深呼吸

在台北『星期五听伍佰』已.成.狂.热

「星期五听伍佰」已经成为摇滚迷每周不可或缺的「礼拜」,早先或许是一票「摇滚拥护族」的嗜好;接着艺术界、传播界人士和知识份子也一一卷入「伍佰热」的浪潮里。这股浪潮不知何时开始如海般不断冲激、涌动,在不知名的无数角落,许多人都在问:

「听说伍佰的LIVE非常精彩?」

「伍佰的LIVE要到哪里看?」

「伍佰的LIVE专辑,什么时候发行?」

真是「爱在伍佰漫延时。」

LIVE,台湾新世纪浪潮

‧从口耳相传「听LIVE」到全省LIVE HOUSE盛开的惊人现象

在英、美和欧洲,小酒馆的现场演唱和乐队表演是流行音乐的摇滚,在这里巨星诞生,新乐风蠢蠢欲动:比如,The Beatles、The Doors、The Rolling Stones、Led Zeppelin、Jimi Hendrix等等。而大陆摇滚的催生是PARTY,PARTY大都是在小酒馆里办的,崔健、何勇、「唐朝」、「黑豹」等等也在这里茁壮。唯有台湾LIVE HOUSE的音乐和乐队一直没有受到重视,电视和广告操控流行音乐发展的主流。

九十年代,都市PUB林立,现场演唱开始萌芽,但一般被界定在非主流实力派歌手糊口的手段,或者「音乐吵得要死」的寄生窝,大众媒体一般不屑一顾,但是伍佰和China Blue让LIVE MUSIC走出小胡同在酒馆里唱响名号而且旗帜鲜明,这两年「伍佰的LIVE」甚至从小众的口耳相传,蔚为一股新兴的流行风潮,大批人潮在固定时间涌入LIVE HOUSE为了亲眼目睹LIVE MUSIC的魅力,竟带动整个台北PUB的纷纷改装为有LIVE HOUSE表演的场地,许多罕作LIVE表演的艺人也频频展开LIVE表演或LIVE歌友会,无形中ARTISTS IN LIVE竟成为一种流行现象。

这股热潮从北至南,而LIVE HOUSE的增加数字更为惊人,台中这两年开了至少15家,高雄今年则一口气开了五家大型的LIVE HOUSE,台北的LIVE HOUSE从双城街到东区的LIVE HOUSE比比皆是。

LIVE,无可怀疑的,已蔚为台湾世纪末的大众浪潮。从现场催眠、电视现场直播、call-in、电脑大革命的虚拟实境、飚车族到LIVE HOUSE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在在证明人们去参与,对真实,对生命力爆发的渴迫。而「始作俑者」-「伍佰的LIVE」,不仅是在KTV势力趋疲后,成为新兴的群众活动,更是众人心目中的「KING OF LIVE」,正满足了这个时代的氛围。

新时代浪潮的「新浪漫」──伍佰的音乐

伍佰-吴俊霖,是从小众乐迷中长大的,第一张专辑<爱上别人是快乐的事>,获得乐评与摇滚乐迷的一致肯定,接着演唱会并作<少年口也,安啦!>、<只要为你活一天>部份电影插曲,以及和陈升合作<可爱的马>、<爱你一万年>。伍佰俨然是乐坛一股不容小覤的新兴创作力量。国语专辑<浪人情歌>更扩大、加深他的乐迷群,更使伍佰在PUB现场演出时,拥有不虞枯竭的「歌库」。

但熟知伍佰音乐魅力的人,无不竖指大赞:伍佰真正的魅力是LIVE的演出。只要他一上台,电吉他一弹发,音乐与舞台肢体的光芒即强力四射,引爆群众的尖叫、呼吼,令人迸出压抑的激情,甚至随着音乐节奏热情舞动,那种极其舒畅的纵情放肆的美好感觉,使「听伍佰的LIVE」成为所有乐迷每周无法逃避的,快乐的事。从<息壤>到<LIVE A-GO-GO>伍佰和China Blue像一队开拓LIVE音乐新大陆的先锋,所到之处都繁华;「地下」跳舞的,「地上」的人们都欢悦而迷恋。台上的伍佰看来煽情却又够「酷」,他的唱腔、吉他和肢体摆动,仿佛贯注着饱满的感情流向你我倾泄;但台下的伍佰,温和,沉稳,安静,犹若等待能量的积存,要在台上才能展现无畏、不伪的生命力量,构成一个新时代,新男人的「新浪漫形式」,获得歌迷真正的拥戴与爱。

伍佰级的音乐地震

许多人都在期待的一张LIVE专辑「伍佰级的音乐地震」,你无法无动于衷。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九日晚上十点在台北的「LIVE A-GO-GO」的「伍佰LIVE的录音演出实况」充分展现了伍佰LIVE的狂热魅力和群众的激动回响。没有强力的广告、全凭口耳相传,仅能容纳五百人的小PUB涌进了上千人潮,门外挤不进的人潮只好彼此安慰:「下次请提早!」。现场,我们看见所有的人充满忍不住的激动、大声唱和、忘情放肆,身体的节奏与音乐几乎融为一体。而<伍佰的LIVE专辑>自然「轰动乐林,惊动万教」,成为众人关切、渴盼的事。

伍佰的音乐和舞台魅力是相连相生的,他的歌很自然挑起人舞动的欲望,激发人大声呼叫的感官本能,而这是音乐直接触及神经与心灵底层的能量。过去伍佰的音乐给人许多的印象是「蓝调摇滚」,事实上从他逐年的作品检视,「蓝调摇滚」已经不是一种形容他音乐的表象名词,而是真正融入伍佰音乐创作血液里的创作元素,以西方的技术为骨干,本土的情感为血肉,这才是伍佰的音乐。而大多数可以听出主唱兼主奏吉他的伍佰,歌曲中吉他表演是一大主轴,电吉他的独奏经常一扬起便带起群众的亢奋嘶吼,最著名的是在<素兰要出嫁>中,以酒杯或支撑麦克风的铁杆,做为和弦走位的道具,秀味十足,堪称吉他LIVE表演一绝。

在伍佰台湾老歌的改编新唱部份,使旋律和节奏的律动更明显而有劲,唱腔的处理强化呐喊的感染力,震撼人心,更是伍佰音乐的魅力所在,<爱你一万年>是明显的例子。这类歌曲也可以是「复古主义」的创作;台湾歌谣的「再现运动」中,有一派是独尊民谣,再唱都是「丢丢铜仔」、「思想起」、「一只鸟仔哮啾啾」等;另一派则是拥护台籍音乐家的创作歌谣,「望春风」、「雨夜花」、「望你早归」等被唱得熟烂。台湾歌谣受民族情绪和纯粹性的局限后,难能展出大的气魄。而伍佰的「新台湾歌」没有文化的包袱,也无意识形态的框限,诚恳地呈现台语歌谣在现代时空下的新面貌。以音乐诉求为主,以人性和生命力为歌曲的灵魂,演歌中常使用的独白或旁白,在伍佰的运用下趣味十足,一挥台湾歌谣的悲情调,为台湾歌的整理、重新走出新路,得到更广大的群众的喜爱和认同。

新的音乐时代正开始…

‧国际媒体的推崇和魔岩唱片的信心

「伍佰的LIVE」同时获得国际媒体的瞩目和重视,纷纷派员来台采访。去年国际通讯社「路透社」的采访,使伍佰和China Blue的名声登上全球新闻通讯网;再是澳大利亚国家电台专程来台访问伍佰,并特别在介绍亚洲音乐「ASIA PASIFIC」节目播出,由ICRT记者PUPERT HYES采访,使伍佰成为澳大利亚电台第一位受访的台湾艺人;接着是全球最著名的流行音乐杂志社,<告示牌>(BILLBOARD),也特地派记者GLENN SMITH采访伍佰。而在日本,根据「亚洲一级棒」电视节目取样东京、京都、涩谷、新宿、六本木等地区的销售数字的统计-伍佰的<浪人情歌>竟在未曾在日本做任何宣

传的状况下蝉联亚洲音乐销售排行榜冠军数周以上。

显见伍佰已经是一名国际媒体看重且备受推崇的艺人。

魔岩唱片自成立后,即以开拓发展「新时代、新的音乐、新的音乐人」为职志,致力发展具有原创力的音乐、具有真实情感的音乐作品。从三年前推出「中国火」系列的唐朝乐队、黑豹、窦唯、张楚、何勇、艾敬,在国际间屡受瞩目,我们更深信在不久的下一个世纪,将是另一个崭新的时代,而音乐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新的音乐时代正要开始。「伍佰的LIVE」是今年魔岩与真言社合并后,推出的第一张专辑。伍佰的LIVE正是台湾本土流行音乐难能可贵的新势力,草根又多元,风格独具又有强烈的共通性,音乐魅力足以征服不同的族群,反应新时代的社会需要。伍佰具有成为二十一世纪,「巨声」的潜质。

「Some people play guitar,but he plays guitars with love.」

‧伍佰和China Blue小传

本名吴俊霖的伍佰,生于嘉义县蒜头村。音乐的启蒙地是他高中的军乐社,当时对管乐十分着迷,没想到从此对音乐沉溺到不可自拔的地步,甚至丢掉课本,大玩电吉他和组band。上台北为了温饱干过小弟、业务、拉保险、摆地摊等等。那时经常一天身上只有五十块吃一餐,后来到乐器行上班,拜崔可铨为师学蓝调,仍然穷得苦哈哈,为买一把八千块的电吉他,掏光身上仅有的六千块钱,再向人借了两千才买到。这股对吉他的满腔热情,却让伍佰搞丢了乐器行的工作,因为乐器行上班时间是禁止弹吉他的。这个时期的历练,也使伍佰对小人物和弱势团体有敏锐的描绘和关怀,还因此写了一首歌叫:「小人国」。

现为China Blue的贝斯手兼团长的小朱-朱剑辉说,第一次见到伍佰,是在台大的一次「地球日」的义演里,后来有机会再见到伍佰,是因为伍佰到「外交合唱团」的场子代班时,小朱是贝斯,第一次一起做歌,小朱立刻被伍佰狂飚的电吉他神技「骇住了」,那么有力,那么有人性,看见伍佰在舞台上的狂放,他忍不住激动起来。一直想组band的小朱心想:就是他了。之后急着打电话找伍佰,接电话的人说却说:「伍佰去练歌了。」小朱想完了,人家有乐队了。怎料几天后,伍佰打电话来说:「小朱,我们组个band吧!」原来伍佰从那次代班和小朱一玩就上瘾了,心底头一直恋恋不忘那种在音乐里互动的力量。

鼓手Dino Zavolta是意大利籍的美国人,有一年随一支heavy metal band到台北演出,爱上台湾就留下来了。他和小朱是在PUB演唱时相互欣赏的好朋友,要组乐队当然有他的份,而促使他和伍佰的彼此欣赏,是第一次他看到伍佰弹吉他,便被震撼住,他说:「Some people play guitar,but he plays guitars with love.」因为音乐不只是感官的刺激,最重要的是音乐中要有爱,那是所有音乐之所以动人的泉源。

伍佰也非常喜欢Dino打鼓的自然流畅和爆发力,他说:「Dino打鼓很有力量,是我喜欢的那一种。」于是三人一拍即合。和小朱是旧识的键盘手大猫-余大豪,在退役后加入乐队,China Blue于焉诞生。至于China Blue的由来,据Dino说,有天他们在想乐队名字时,他念了一个英文字-Jungle,但伍佰他们重覆念数遍之后,成了「中国」,又因为伍佰锺爱蓝调,于是乐队的名字就顺理成章叫「中国蓝」。但Dino说,China的意思并不单指中国,另一个意思是指陶瓷,「蓝陶」也很美,虽不像乐队的名字,拿来隐喻音乐在他们心中的美感倒是非常恰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